一文了解,被特朗普威胁打击的伊朗文化遗迹有哪些?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官网公布的世界遗产名录显示,伊朗共拥有24处世界遗产,其中22处为文化遗产,2处为自然遗产。

独家供稿腾讯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环球网报道 记者 侯佳欣】“如果伊朗人敢袭击美国人或美国资产,我们已经锁定了52处伊朗目标,其中一些目标对伊朗及其文化极为重要,它们将遭受又快又狠的打击!”美国总统特朗普4日言辞激烈威胁要打击伊朗文化遗迹。

(波斯波利斯古城遗址。图源:BBC)

然而,特朗普这番话却引发众怒。不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满,就连“老跟班”英国外交大臣拉布也出言批评:“文化遗迹是受国际法保护的,英国希望这一点能够得到尊重”。而在特朗普的后院,国务卿蓬佩奥、防长埃斯珀、白宫顾问康威……都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不满或予以反驳。

(特朗普。图源:美联社)

那么,伊朗有哪些文化古迹正处于特朗普激烈威胁之下呢?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位于亚洲西南部,北接里海,南临波斯湾,扼守中东海上交通“咽喉”霍尔木兹海峡,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理地位。这个拥有波斯、阿塞拜疆、库尔德、阿拉伯及土库曼等多民族的国家以波斯语为官方语言,伊斯兰教为国教。伊朗是具有数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文化。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官网公布的世界遗产名录显示,伊朗共拥有24处世界遗产,其中22处为文化遗产,2处为自然遗产。这其中包括:

・波斯波利斯

波斯波利斯是古代阿契美尼德帝国的首都,兴建于公元前518年。在美索不达米亚诸都城的启发下,大流士一世在一块儿无垠的半人工半天然台地上修建了一座拥有众多宫殿的建筑群。波斯波利斯古城遗址提供了许多关于古代波斯文明的珍贵资料,具有重要的考古价值。

・伊斯法罕王侯广场

伊斯法罕王侯广场由沙阿・阿巴斯一世大帝建于17世纪初,广场四边是纪念碑建筑,与一组二层的拱廊相连。该遗址以它的皇家清真寺、希克斯罗图福拉清真寺、盖塞尔伊耶希华丽的门廊和15世纪的提姆瑞德宫而闻名。所有这些反映了萨非王朝时期波斯的社会文化生活。

・古莱斯坦宫

古莱斯坦宫是德黑兰最古老的建筑群之一,其主建筑最早可追溯至萨法维王朝,后来恺加王朝定都德黑兰,古莱斯坦宫正式成为皇家建筑。

・巴姆城及其文化景观

巴姆地处伊朗高原东南边缘的沙漠环境中。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波斯阿赫美尼德王朝(公元前6世纪到公元前4世纪)。巴姆古城地处重要的贸易路线十字路口,以生产丝绸和棉制服装而闻名于世。公元7世纪到公元11世纪时,达到鼎盛时期。沙漠绿洲中生命的存在依赖地下灌溉渠),对此,巴姆古城保留了一些伊朗最早的证据。巴姆城堡是使用本地的泥土技术修建中世纪要塞城镇的代表性范例。

・伊朗亚美尼亚隐修院集合体

伊朗亚美尼亚修道院位于该国西北部,由三个亚美尼亚基督教修道院组成:圣撒迪厄斯隐修院、圣斯蒂帕诺斯隐修院和佐尔佐礼拜堂。其中最古老的圣撒迪厄斯隐修院历史可以追溯到7世纪。这些建筑见证了亚美尼亚文明与其他地区文化的重要交汇,特别是拜占庭文化、东正教文化和波斯文化。

・法尔斯地区的萨珊王朝考古遗址

该遗产地包含8个考古遗址,分布在菲鲁扎巴德省东南部的3处地区。这些带防御设施的建筑、宫殿和城市规划可以覆盖了整个萨珊帝国时期(公元224-658年),当年这些地区都在帝国疆域之内。这些遗址中还包括由王朝创始人阿达希尔・帕帕卡恩建立的首都,以及其继任者沙普尔一世的城市。建筑构造反映了对自然地貌的优化利用,见证了波斯和帕提亚文化传统和罗马艺术在伊斯兰时代对建筑和艺术风格的重大影响。

・苏丹尼叶城

苏丹尼叶城是伊卡哈尼德王朝(Ilkhanid dynasty)的首都,由蒙古人所建,并于1302-1312年间在该城修建了欧杰图陵墓。苏丹尼叶位于伊朗赞詹省,不仅是波斯建筑成就的良好典范,还是伊斯兰建筑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纪念碑。陵墓八角形的建物顶着一座50米高、覆盖土耳其蓝陶片的圆顶,并由八座细长的尖塔所围绕。它是伊朗现存的最早双层圆屋顶建筑,陵墓的内部装饰也很出色,波普等学者形容这座陵墓为“泰姬陵的先驱”。

・波斯园林

这一文化遗产由分布在9个省份的9座园林共同组成。这9座园林分别建设于不同时期,最早的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它们一方面体现了自公元前6世纪居鲁士大帝时期以来形成的波斯园林设计原则,另一方面也展现了波斯园林为适应各种气候条件而发展出来的多样风格。

波斯园林的主要设计理念突出了对伊甸园及琐罗亚斯德教四大元素――天空、水、大地、植物的象征意象,所有园林都分为四个部分,并且水在园林的灌溉与装饰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波斯园林对印度及西班牙园林艺术都产生了影响。

・大不里士的集市区

自古以来,大不里士就是文化交流之地,城中的历史集市区更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贸易中心之一。它由一系列相互连接、顶部覆盖、砖石结构的建筑、房屋以及功能各异的封闭空间组成。

13世纪时,位于东阿塞拜疆省的大不里士及其集市就因繁盛一时而闻名于世,并成为萨法维王国的首都。尽管从16世纪起,这座城市已不再是首都,但它却将商业中心的地位一直保持到18世纪后期奥斯曼帝国崛起之时。大不里士的集市区是伊朗传统商业与文化体系保存最完整的实例之一。

・阿尔达比勒市的谢赫萨菲 丁圣殿与哈内加建筑群

谢赫萨菲 丁圣殿与哈内加建筑群是伊斯兰教苏菲派的精神休憩之所。这一建筑群建于16世纪初至18世纪后期,采用伊朗传统的建筑形式,将有限的空间最为有效地加以利用,因而诸多功能于一身(包括一个图书馆,一所清真寺、一所学校、几个大型陵墓、一个地下蓄水池、一所医院、若干厨房、一个糕饼店和一些办公室)。前往神庙的道路被八道门分为7段,分别代表着苏菲神秘主义的8个理念和7个发展阶段。